插电混动算燃油汽车,增程型电动算纯电动汽车——日前,发改委正式对外发布了《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》,明确了插电混动属于燃油汽车,而增程电动属于“纯电动汽车”类别,引起一些争议和混乱,后来又有行业人士专门指出,这种划分仅仅只针对产业端,在消费端插混仍然享受“新能源”的相关待遇。

那么,又何必做这种无聊的区分?

插电混动(PHEV)和增程电动(EREV),在工作原理上确有不同,插电混动的车,发动机仍会直接驱动车辆;而增程电动车,内燃机仅用来发电,不直接驱动车辆。但是对消费者而言,这两者压根就没什么区别,都是既有内燃机又有电机,都是既可以加油也可以充电,都是短途用电长途用油……

所以,国际上,汽车行业也渐渐模糊了这两者的区分,增程型电动基本上都归于“PHEV”一类了,“EREV”在公众层面已经少有提及。比如,广汽传祺GA5 EREV,从原理上是一款增程电动车,但为了便于消费者接受,传祺后来将这款车改称为GA5 PHEV了——在厂家看来EREV确实也可以理解成PHEV的一种,就像丰田双擎和日产的e-Power,虽然技术路线不同,但都被称为混动(HEV)。

GA5新能源2015款叫增程式,2016款就改叫插电式了,其实是同一款车。

青主驽钝,实在理解不了为什么从产业投资管理的角度,一定要这样去区别对待插电混动和增程电动,事实上,PHEV和EREV真的没有太大差别,从市场现实来看,可能PHEV还要更加受欢迎一点;从技术角度,由于内燃机、电机均参与驱动,PHEV的动力控制和机电耦合系统也要相对更加复杂一些。

那么,在产业端作这种区分意义何在?想向行业和市场传达什么样的信号?宁要“电动”的草,不要“混动”的苗?可是,“插电混动”的英文缩写是“PHEV”,里面也有一个“EV”哩。

市面上增程电动车不多,别克VELITE 5是其中一款,该车2017年只卖了1629辆,今年前11个月也只卖了大约2700辆,销量远远不如比亚迪唐、秦、宝马530Le等插混车型。

这种划分,虽然已经强调只针对产业端,不针对消费端,但是已经造成了不必要的混乱,很多人已经开始担心PHEV是不是在消费端也随时都会丧失新能源的身份,不再享受新能源的各项优惠政策。在强大的“政策市”现实背景下,这种担心当然是合理的,而这种公共焦虑,无疑会造成市场的短期波动,这种人为的波动,对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极为有害。

混动、包括增程电动在内的插电混动,是向未来全面“电动化”(注意不是“BEV化”)过渡的必经阶段,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就切换到完全告别内燃机的时代,内燃机在相当长时期内仍有生命力,三十年内都仍将是最主要的乘用车动力源,这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产业现实。

丰田规划的“电动化”目标,到2030年,电动化车型比例超过一半,其中纯电动和氢燃料电池车的比例只是超过10%,换句话说,届时约90%的车型仍会配备内燃机。

是的,很多厂家都已经表过态——到某某年停产燃油车,但这中间存在一个误会,人家要停产的是“只配备内燃机的汽车”,加一个48伏轻混也是电动化,厂家表达的其实是这层意思。丰田也说过,“2025年前后所有车型配备电动化车型”,丰田中国执行副总经理董长征就特别强调,这并不是说丰田届时就不生产燃油车了,而是不再生产那些“只有燃油版的型号”。

未来10年,汽车行业竞争的核心是机电一体化,谁的机电一体化做得好,谁就占优。PHEV和EREV,都是机电一体化的不同方案,各有优势,也都各有缺点,都值得鼓励,没必要区别对待。

国际能源署的预测,到2050年,FCV、EV的占比高于丰田的规划,但是两家的共同之处是——未来十年,是机电一体化的十年。

希望行业管理者们,能更加实事求是一点,思想稍微解放一点,新能源肯定是要搞的,但是具体的技术路线,到底是纯电动还是FCV,是插混还是增程,最好还是让企业自己去选择,政策不宜管得太细、太具体。

续航里程、电池容量、电机功率、质量功率比,甚至连油箱大小都要管,企业还怎么自主?还如何创新、创造?产业政策只需给出大的方向即可,在这个大方向之下,应该鼓励企业各显神通,最后才可能蹚出一条路来。

最初,汽车业的“三大三小”,后来的“四大四小”,都没有吉利,但到目前为止,中国汽车行业最成功的恰恰却是吉利!李书福也成为“改革开放40周年100位杰出贡献个人”表彰名单里汽车主机厂的唯一代表。

总理一再强调,市场才是配置资源的最有效手段,所以,如何发展新能源,走什么技术路线,这个选择权应该还给市场,还给企业。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改革不就是大胆闯出一条路来么?如果凡事都有条条框框,这也受限,那也不准,可能就不会有改革开放40年的伟大成果了。

当初,如果严格按照规定,就不会有合资汽车公司这种“新生事物”;如果严格按照规定,吉利就不应该诞生;如果严格按照规定,广州根本就不应该搞汽车工业……

政策制定得太细,管得太宽、太具体,企业就会束手束脚、无所适从,历史上总是这样,有形的手伸得太长,往往就会出问题;管得稍微松一些,市场就会更有活力一点。所以,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。可惜,我们很多领导都以为自己是上帝——要有光,于是就有了光;要纯电,于是就只能搞纯电。

首页社会